您好,欢迎进入泉州旅游资讯网

在线客服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走进泉州大图
最新动态
亿万富翁留在晋江的"99间"洋楼庄园,一座海上城堡

这是一座海上的城堡,在晋江衙口不远的海边。

5座洋楼古厝,前后环绕U字型地排在山边,六桂传芳、敦煌衍派站在门楣最耀眼的地方。

这是龙湖镇溪前村西区的1号,村里人管它叫99见洋楼庄园,也叫它围墙花向房,意思是朝着花园的回廊房子。

“这是99间啊。”夏日阳光耀眼,67岁的洪于俊推开锈迹斑斑的围墙大门。

眼前是一整院淡淡泛黄的石头埕,齐整的条石缝隙里,野菊撑出地面,一旁的青松繁荣地结着果子,风摇动一树沉甸甸的柚子,吹动玉兰花秀气的白花。

"1979"房屋竣工的时间,红色碎石拼在围墙的花向房上。当地人把向着花园的房子,叫做花向房。5座2层的洋楼古厝,处在院子的后方,每一座的造型各不相同,前排2座洋楼,隔着中间的石头埕,大门相向开,后排3座紧邻着围墙回廊一字型排开。

5座洋楼间,由回廊串联,从U字型这头的番仔楼,要另一头的洋楼,可以通过2楼的回廊,穿过一座座房子去抵达,冬日的冬雨淋不到,夏日的烈日晒不着。

而环绕屋子的围墙回廊,将这座城堡圈成四方的形状。开阔的花园在前,回廊隔出一间间屋子,佣人房、柴火间、杂物间……还有四方角落里,与洋楼同高的炮楼,随时可以远眺屋外的一切。

这是占地五六千平方米,城堡般的建筑,是当地人口中的“99间”洋楼庄园。村里有点年纪的人,都熟悉这座洋楼庄园和屋子的主人。

“1970年,屋子开建,全村五六百人,能出劳力的三四百人,都参与了这屋子的建设。”洪于俊说,这屋子的主人名叫洪祖衫,如果还在世,得有90几岁的人了。

洪祖衫是溪前村人,出生在村里洪氏的祖厝99间里。祖厝是洪氏祖上留下的,上百号族人挤住在一起,熙熙攘攘,却也热闹不已。

一村人的日子,都靠着山地五六百亩的土地过活,大麦收完,种地瓜。1931年,在下南洋的脚步声中,年轻的洪祖衫跟着堂亲落脚菲律宾,从打工做起,一直到开办自己的铁厂。

“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洪祖衫已有上亿的家产,依旧常回家乡来看看。”祖厝99间早已垮塌,宗亲各自为家,每一次回来,洪祖衫都要一家一户拜访,每家都有钱领。村人依旧在那山地里劳碌,为了引水到山上浇灌,七八座人力水车,从溪边排到山下,人们依旧用脚踩,用肩挑。

洪祖衫小时也在这山上耕作,向土地讨生活的不易,他深知。捐钱修水利,他建起的那座石头架引水渠,而今还立在村里,连接着山脚。

“他一直有个愿望,祖厝99间坏了,但他想要复原我们这个宗族的繁荣,希望宗亲再住在一起,所以他回乡,建了这座99间。”洪祖衫有3个儿子,都生活在海外。1970年为了建这座房子,大儿子洪肇旋特地回到村里来,买地建屋。

9年的时间,村人们在这里当帮工,有的曾为天花板上挂灯笼的石暍上色,有的扛石条,有的任出纳,而亲近的宗亲则一次次往返于银行,一笔笔领回近70万元的建房款。

新的99间,是洪肇旋自己画的设计图纸,每一处都用尽了心思。5大厝,处处不同,居中的那座5间张6榉头最极尽美丽。

花瓶栏杆做成2楼的扶手,滴水兽绕着两层的楼外,屋顶的三垛女儿墙上,琉璃剪瓷堆出了凤凰、花环,做成了马和飞燕,写着“旭日东升”。这座洋楼专门留给父亲洪祖衫居住,1979年屋子落成后,洪祖衫最后一次回来,屋前屋后走走看看,在这5间张里住了四天。

“5座大厝,就是想建来分给堂亲们住的。”洪祖衫和大儿子,一起发动无房的堂亲们,可以无偿住到洋楼庄园里,当它是洪氏族人新的99间厝。

也许碍于情面吧,闽南人爱面子,不想借住别人家。村里的宗亲们一个个谢绝了这番好意。五六千平方米的99间厝,最终只有洪肇旋和他的堂侄搬入。

90年代,洪肇旋定居香港,堂侄也建了自己的新家,这一座海上城堡,熄灭了最后一盏灯火。大门紧闭的屋前,龙眼树果实累累,养蜂人在树下弄蜂,飞入飞出的蜜蜂,嗡嗡的响声,也充盈不了,这一处落寞的洋楼庄园。

但这座海上的城堡,仿佛一座灯塔,为漂泊的人,照亮一条不平的回家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