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进入泉州旅游资讯网

在线客服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走进泉州大图
最新动态
晋江福全所:一座碧海蓝天下的石头城

“你说,我们还要建戏台吗,以后演给谁看?”

晋江福全村的陈阿姨坐在临海的大别墅里,面海和邻近村道的大门敞开着,满院的热带绿植和花果在风中摇晃。

“村人不能再离开了,再走这村就空了。”

73岁的蒋福岱退休多年,用大草帽拂掉衣服上的香烟灰,地瓜腔的普通话夹着闽南语。这十几年来,村子里的房子,10座空了7座,按他的算法,也许再过20年,等所有的老人都离去时,这里就将成为空村。

我们一路风尘仆仆,来到这座“中国历史文化名村”,与崇武古城齐名的海边古卫所——晋江福全村

车子从北门驶入,石头垒砌的城墙高耸,传出厚沉的回音。一座一座的石头屋,一溜石条铺就的台阶,石柱撑起了风廊,绿荫和花,蓝天和海,海风中驻足凝望的我们,感受到一股清爽的浪漫。

从北城门漫步走进,村子安静极了。石头屋,半掩的木门后面,老阿婆堆满皱纹的脸,透过门缝,好奇地与我们对看。

路过一座与倒塌的红砖古厝相连的两层石头屋子,大门敞开着,幽深的大厅里,刚刚归来的农人,坐在餐桌前吃着午饭,蓝色风页的座扇,拼命地摇晃。

一车道宽的村路,少有车行,少有人过,大黄狗趴在马路中间睡觉,一只猫跳上一扇褪色的窗,淡淡地看了我们一眼。

这里的安静,有一种说不出的恬淡,什么叫家乡,就似眼前这样轻轻的时刻。

“这里也曾是‘百家姓,万人烟’。”2007年,福全村获评“中国历史文化名村”,村里便成立了“古城保护委员会”,蒋福岱任秘书长,同时兼着所有与外人讲解的任务。

“这一座古城,已有600多年。”蒋福岱从历史讲起。他说,明太祖朱元璋为巩固海防,下令设立沿海卫所,明洪武二十年,开始建福全所城,与崇武、浯州(金门)、中左(厦门)等城并属永宁卫城。福全所城,原本有东西南北四个城门,城门间城墙相连,相当坚固。城里驻兵一千多名,有海军、陆军,北到惠安大岞,南到金门料罗的海域,都是这所城的管辖范围。

一千多名驻军带着家眷,在城内安了家,城外原本散落的渔民,也都搬进城内。古城渐已是繁荣的时候,丁字型的街区,一条接着一条,百家姓,万人烟。

清朝海禁后,讨海为生的人渐渐搬离,后来下南洋的风潮,古城里的人又走了一波。海边城郭自足的渔村生活,在抗日战争的炮火下,变了模样。600多年石头垒砌的城墙,被一块块挖下,破卡车一车车拉走,建成了一座座碉堡,抗住了落在海港的炮火。

古城的界限,因此被拉开了口子,最终付之颓唐。

如今,车子从北门来,尚有齐整的石头城郭在眼前连绵300余米,一直连到西门的城头,这是一段2011年后复建的城墙,由海外侨亲捐资修复。

“所城里,而今剩下20个姓,1500多人,海外还有5000多人。”蒋福岱说,村里每家每户都有海外侨亲,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建成的石头屋子,多是海外的乡亲寄钱盖的。

走在古城里,路过一扇扇掩着的木门,你会轻易地看见,门上贴着一张张铺境守护神的画像,在一场场雨水的浸透里,褪成斑驳模样。

一千多人居住的福全村,依旧保持着最初的“13境”。13个铺境有各自的铺境神,每年巡境踩街,大大小小有一二十场,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定居在别处,古老的民俗由老人去延续。村里大大小小20余座宫庙,管事的庙公、庙婆,也由老人会统筹安排去守护。

每次庙会,村里都要搭起戏台,请草台班来唱上几天。这些日子,老人们常聚在一起,谈起要搭建一座戏台,风雨不怕的。戏台想搭在村中央,可是眼看着10座房子7座空的老城,他们陷入了未来的担忧。“戏台有了,可听戏的村人,一年年在走,一年年在老,年轻的血液何时能再回归。”

600多年的城,好似进入人生的黄昏,夜已经到来。

这个曾经的军事要塞,已经褪去了它的防备,却也是文人辈出的所在。村子里历代出过进士11名,举人9名,还有一位明朝末年官至相国的蒋德璟。

走在北门街,你会邂逅一处明代的家院,石头围起的院墙,经几百年风霜,斜斜掩着一片黄婵花。这是蒋德璟的祖厝家宅,长度近百米的三进落古厝,仅剩石头地面和三个拾级而上的天井,抬头便是天。大门口的7级台阶,被踩出了时光的色泽,来访古城的人,都会拾级而上,往深井里走走探探。

这是一座浅浅浮在海平面上的城,城边有座“最高山”——海拔仅十余米的元龙山。山,由巨石构成,石缝里长着四季常绿耐旱的将军树,山顶一座关帝庙面朝庙兜街。

站在两三分钟即可登顶的山巅,抬眼一看:面朝大海的那边,天空最大,海水最蓝,还有站立的大风车,转动着吹自台湾海峡的风。

迎面的海风渐渐咸腥,连绵数公里场的白色沙滩,蓝色海浪,和蜿蜒入海的礁石,阳光下,美得暴烈。这是下仕湾,休渔期的渔船,点点摇晃着波浪,电视剧《施琅大将军》曾在这里开拍。

海风嚣张蛮横,这里美得目中无人。

地址:晋江市金井镇福全村

交通:泉州市区搭车到金井,然后搭个摩托车到福全,自驾可直接导航搜索金井福全村,1个多小时可到